恒星緒論

那就快乐一点活下去啊
@落忆

©恒星緒論
Powered by LOFTER

我哭了 今天的阿绪是流泪阿绪,什么也阻止不了我疯狂拥抱瓜瓜老师😭😭😭这幅字在我心里永久珍藏

青瓜:

是 恒星緒論 老师 的 《逃离银河系逃向你》
还有很多段有真实的美到我 但是我的被作业压垮了的幼儿园连笔字导致撕了好几页纸只有这一句写的稍微能看的……
每一段的文字都实在是太美丽了 关于宇宙关于银河关于魏大勋与白敬亭T T

 

逃离银河系,逃向你

⚠我流瞎编伪纪实向魏白

1.

他们听阿姆,也听大卫鲍伊。

小众一点的那位他们发现得莫名其妙。是在一个职场戏的片场,夜戏还没结束,道具组在重新准备东西,演员们正等待开机。魏大勋坐在沙发上,白敬亭距他一臂远,掏出手机和耳机。他居然没有用蓝牙无线,仍然是用的老式,掏出来的时候线全部搅作一团。

白敬亭就戴上耳机开始听歌。魏大勋手机没电了,放在不远处的桌上紧急充电,无聊得很,挪了挪屁股打破与白敬亭的安全距离。白敬亭抬眼来看他,把靠近他那边耳朵里的耳机给他。魏大勋笑了一下,把耳机戴上。耳机线并不很长,他们俩的耳朵挨得太近了,几乎贴在一起。魏大勋想起正在播的一部戏,白敬亭在那里面戏份不多,片酬也不多...

 

我们避开推倒月亮的风暴

"我从荒野中到来,一个散了架的生命"(来自鲍勃迪伦《避开风暴》,标题是魔改(。))

⚠年操,年下,ooc,有一些暴力因素

1.

白敬亭总教育我说,好死不如赖活着。

我们相遇的时候我才7岁,他11岁…确切来说,是他捡到我的时候。我趁我爸打牌,从家里逃走,只带了两百,附加满身伤,坐了高铁到b市,第一晚睡在地铁站里。第二天在街上漫无目的地逛,被群混混推进旧城区小巷子里,按倒在地。我本来就没剩多少钱,他们摸出来五十几,嫌少丢了,暴揍我一顿。刚下了雨,巷子里积水积泥,我浑身湿透,零碎的钱币散在泥里。

我瘫在不知谁家的空调外机旁边,懒得动也动不了。很难言说泥巴和我哪个更遭人唾...

 

Marilyn Monroe



有点病,角色乱炖



1.

他频繁地想起他。

惊鸿一瞥,枪声,逃。



2.

如果白小龙能有爱的人,就一定会是一个不知道他的过往,不能帮他分担痛苦的,甚至还有一些天真的人。

他那天晚上下了火车,就离开了原先生活的城市,除了打拳这个保留项目其他全和过去告别。他在出租屋里混沌终日,直到有人找上他,请他去地下拳场打两场,他才活动活动去了,白天背着一身伤和一袋钱回去,草草处理就昏沉沉睡去。他很堕落。

然后那个电话就打过来,他的铃声在出租屋狭小的空间内回响。他接起,本以为是什么推销广告,结果传来一个用变声器处理了的声音:白小龙?他心里警铃大作,尽量平静地回答,是我。

"去帮...

 

石头生长,梦没有方向

"你和我都是孤独的鬼,有一样伪善的嘴,他和她都是快乐的人,看不到生命可悲。"      
             —— 花粥《远在北方孤独的鬼》

标题来自北岛《峭壁上的窗户》
一点背景:魏在高中前减肥成功
⚠青春,非典型疼痛

1.
他在人群里面一眼望见了他。

在魏大勋的印象中,上高中前那个军训,偶尔的几次篮球赛都有他,一个削瘦的,白净的男孩子,皮肤在灼热的阳光下反光。操场旁阴凉处坐了很多人,一个...

 



楚子航最后去参加了恺撒的葬礼,打扮平常,戴了黑色的美瞳。他想起他们的夜晚,自己的黄金瞳熄灭的一瞬间。恺撒说你好可怜。你这一面只能给我看。我想亲吻你的灵魂,那这双眼睛就作为入口吧。我爱你。楚子航。楚子航。楚子航。……再见。

今天是个好天气。意大利阴雨了很久,在今天放了晴。阳光下远处的火焰好像燃得更烈。那艘承载了恺撒,楚子航唯一爱情的船,灼烧着驶向远方。他听见有人呼唤阿斯雷尔。你会去往哪里?真的有永恒的极乐吗?

他的恺撒死去了,以英雄的方式。不,不是"他的",可以是卡塞尔学院的,可以是庞贝的,也可以是诺诺的,但不会是"他的"。他在海边站到深夜,听见月...

 

夏天,我们笑着抵达名为痛苦的狂欢

一路上,坟墓和我们一同引吭高歌

↑仿句,仿的《舞步》的词
预警:非常无聊非常狗血的剧情,我流ooc维赛    丧得不是一般……

1.
你要学会去爱人。赛科尔把这句话写到黑板上,维鲁特趁他转身的时候溜进教室,坐在倒数几排的空位上。大课人真的多,尤其是赛科尔路普的课,堂堂爆满。维鲁特是好学生,这次来晚主要要怪舍友舜作妖,说他肚子爆痛,偏偏舜的好友尽远出远门深山老林里做调查,维鲁特被迫替他向辅导员请假,回来的时候愤恨地讲,你别是生理期来了吧。舜大喊,谢谢男神男神辛苦了!你家路普老师的课在八点半,现在已经八点二十了!维鲁特转身就跑。

为什么路普老师的课堂堂爆满呢,其原...

 

我的一生是飘过的一缕芳香

未来都市、末日、瞎掰的,有雷同请提醒我
标题来自《我与光一起生活》

清水!

1.
对于生活在这个时候的人来讲,世界就是一个巨大的肥皂泡,里面装了水、空气,五彩缤纷又肮脏。地表无法生存,海水已淹没了过去的城市,地下也不行,岩浆好像游戏里暴走的boss,与海水互相厮杀。珠穆朗玛越来越高,也许与不周山可相比。我们都生活在一个又一个腾空的泡泡里,越有钱的人越在上面,群魔乱舞的地表离他们很远很远;穷人甚至只能生活在透明的泡泡里,一举一动没有隐私。上学就是拿vr,虚拟课堂。结了婚,你们两个人的泡就可以合二为一了。为了鼓励生殖——理由是不定期的灾难杀害了太多人——同性又不合法了。如果同性恋人戴着眼镜相遇了,...

 

有谁的墓地已经百花盛放

我梦到你了

1.
梅林喜欢花,他曾经想象过把学校变成一个巨大的花园,用类似大棚的恒温玻璃箱打造四季如春的效果。他对亚瑟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不自觉地带上笑容,眼睛很亮。他还喜欢女孩子。他坐在教室的窗台上,两条腿在外面摇晃,太阳光耀眼的,让人看不清他脸部的轮廓,只听到他快乐地向亚瑟指楼下操场上的人,这是xx班的xxx,这是xx班的xx,哦,这是xx班班花兼校花……亚瑟规规矩矩地在座位上看书,不时点个头。梅林指完所有他认识的漂亮女孩,终于翻身跳回座位,端详了亚瑟两秒后眨眨眼问道,"亚瑟有喜欢的人吗?"

亚瑟转头,看见一本正经的梅林,于是表现得更一本正经。"没有。"...